English
?

在線教育突圍之路仍是“內容為王”

2017-06-14 17:42 來源:20170605《留學》雜志總第82期 
2017-06-14 17:42:51來源:20170605《留學》雜志總第82期作者:責任編輯:石佳

  編者按:互聯網教育方興未艾,人們的關注點卻已幾經更迭。有人覺得互聯網教育跟其他行業的互聯網模式相當,逃不脫商業命運,也有人覺得教育應該有所不同,教育的本質無論如何也該是內容。擁有3年發展歷史的意氣風發的思博勝?特優生團隊就是這么一群力爭要為在線教育內容立言的人。

??? 在線教育最近幾年異軍突起,引得一眾企業紛紛涉水。“入坑”的不少,分羹成功的卻并不多見。201733日,留學培訓品牌“小馬過河”創始人之一許建軍發布了《關于小馬“破產”危機的聲明》,稱公司因“經營不善”,“無奈破產清算,員工離職”,“所有能動用的、可以變賣的資產都在盡力挽救公司的時候悉數用盡。”據悉,小馬過河的經濟效益一直不錯,2012年便已達到2600萬元,2013年再創新高,總收益達到5600萬元,利潤將近3000萬元,而2014年,營收更是達到1.4億元。然而,就是這樣一家堪稱“互聯網教育巨頭”、“在線教育楷模”的公司,在經歷了一系列的線上轉型之后,最終在20173月份停擺。塵埃落定之后,曾經輝煌一時的創始人無奈四處借錢填坑,求助渡劫。

  其實,在線教育的發展并沒有很多人想象的那樣樂觀。就在不久前名聲大作的互聯網教育“浪潮”,后來也多半是雷聲大雨點小。無論是互聯網起家的教育公司也好,還是傳統教育公司轉型也好,很多人都摩拳擦掌、躍躍欲試,自認趕上了互聯網時代的浪潮,然而互聯網在教育領域卻始終沒能火成大家想要看到的樣子,變現情況與流量的圈定也都沒能達到投資者想要的程度,甚至很多機構本來線下干的好好的,盈利情況還算平穩,結果一轉線上,陷入巨大的人財投資與回報率的嚴重不符的狀況,逐漸坐吃山空,再也撐不住了。

  雖然很多嘗試被處在探索時期的“野蠻市場”所淘汰,然而,大浪淘沙的過程中也有真金逐漸凸顯,仍有很多線上教育機構在經歷了這樣的艱難嘗試之后,不斷革新,逐漸找到了真正屬于自己的互聯網之路,不斷突圍的思博勝·特優生,就是其中的一員。

  傳統的線下教育雖然成熟,但而今隨著市場的升級,“僧變多粥變少”,也逐漸走進了薄利時代,大多都打著“活著意味著一切”的口號。相反,從那段慘淡經歷走出來的互聯網公司,卻很有可能仰仗時勢,成為未來教育界的旗手,因為他們花費更多成本和精力所鋪下的路,是一條不折不扣的高速公路,對于他們來說,“活著并不僅僅是活著”。“再尚未占有決定性量級之前,教育產品很難商業化,互聯網教育雖然遲遲處在不太盈利的地位,但只要掌握了核心競爭力,再逢著合適的時機,互聯網教育所能產生的市場效應,將是不可估量的。”思博勝·特優生的創始人黃中陽這樣告訴《留學》記者說。

在線教育突圍之路仍是“內容為王”
思博勝·特優生團隊

  “所謂在線只是平臺”

  在線教育拼的仍然是內容

  有著三年發展歷史的思博勝·特優生是中國互聯網教育團隊中的一支頗具活力的隊伍。對中國當下的互聯網教育現狀,思博勝·特優生有著自己獨特的理解,并在探索中形成了自己特有的發展模式。

  “互聯網教育難以完成產業整合的癥結是教育本身需要與人發生更深的關系,”黃中陽告訴《留學》記者說,“與其他線上產品不同,教育產品直接與人的需求、狀態、階段相關并隨時變化,具有一定的復雜性,不止是線上教育,也包括其他所有的教育產品,全部都是圍繞著人、時間與內容三者的關系同時進行的,因此,它所產生的效果也很難用數據去完全統計。”不像具體的物品,教育產品很難用成品率與折損率進行統計,并且,教育產品的效果理論上說不應有失,對孩子來講,同時間選擇教育產品唯一,一旦出錯就會產生一系列的負面影響,很難補救。“按照這種理論,互聯網教育就會陷入一種悖論:純商業大規模運作與精雕細琢的個體教育難以統一。”黃中陽告訴《留學》記者說,“就像電子商務一樣,電子不過就是給商務增添了一個便利渠道,所謂電子只是平臺,其本質與核心競爭力仍是商務,同理,在線教育的本質與核心競爭力也一定是教育,所謂在線亦只是平臺,但不同的是,教育不是簡單的售賣,要想實現真正的線上高效運行,就必然需要更多的附加條件。”

  所謂附加條件恰恰成為區隔傳統教育與在線教育的分水嶺。“在線教育與傳統教育的核心競爭力皆是教育內容,兩者各自的內容并無優劣,只是實現方式不同,主要是為了滿足不同的消費群體在不同階段的需求,如果用戶為了獲得相對來說更高效的解決方案,那么在線教育可以通過知識點切分、精準匹配和靈活的時間控制,來最直接的滿足消費者;如果用戶自驅力太弱或者希望能享受教育的過程,那么線下教育會是更直接的解決方案。”黃中陽告訴《留學》記者說。

  遺憾的是,由于很多在線教育企業的經營者并非教育出身,因而他們搭建起來的幾乎完全運用技術與商業模式的在線教育平臺并不牢固,雖然在技術實現和內容生產層面能搶占先機,但學習應有的溫度亦不在了。“這樣的教育便是將‘教’與‘育’割裂開來了,有‘教’無‘育’的過程必然讓學生難以接受,”黃中陽告訴《留學》記者說,“教育要拆分為學習軌跡和學習行為兩個部分,學習軌跡是指學生所參與的一切學習活動,學習行為則是落在學生的接受程度;學習軌跡可以通過互聯網技術來記錄并推送,而學習行為關聯到孩子的家庭背景、學生驅動性和學習心態等即時因素,因此僅靠互聯網技術難以把控。”

  獨創“OCO教育”

  讓“線上”與“教育”合而為一

  為了創造真正屬于線上教育的內容,思博勝·特優生獨創了一套名為OCOOnline Cooperating with Offline)的教育模式。該模式旨在通過線上教育效率與線下陪伴感受相結合,幫助孩子高效而舒適的提高成績。首先從教學內容上把知識點進行區隔切分,劃清知識的邊界并將內容拆解成可快速消化吸收的碎片內容,同時對學生進行精準評估,根據學生的問題快速生成有針對性的個性化學習方案,最終落在線上/線下,實現高效學習。更精準的碎片內容能快速靈活匹配到知識漏洞,同時統一的內容體系可以保證學生無論是線下校區學習還是線上自學都能做到完全同步。此種模式中有三個關鍵人物:授課老師、分析師與擔當老師。學生來到思博勝·特優生時,首先先進行模擬測試,根據測試結果及明確的知識漏洞系統自動生成相應的下階段學習內容,由分析師基于對孩子背景和狀態的全面了解,為學生貼身優化出更加個性化的學習方案,并將方案匹配成對應的內容包傳達給授課老師或線上系統,授課老師/系統針對學生的方案展開教學。同時,為了保證學生真正將知識點學習到位,思博勝·特優生的擔當教師會全程跟蹤學生的學習,督促并鼓勵學生將每一天的學習落實到位。

  思博勝·特優生的先進線上技術在三種老師的教學過程中起到了關鍵作用,同時也通過三種老師的教學,得以更切實的應用到每一個學生身上。線上教育與線下陪伴并行貫穿,既彌補了線下教育的不足,也解決了一般線上教育的痛點。讓孩子在高效學習的同時,避免出現線上教育的“公信力”問題與“孤獨感”問題,真正將語言學習落實到每一位學生身上。

  “OCO模式看起來是線上教育與線下教育的簡單結合,實則不只是這樣,這種模式的最終導向是搭建更合理的線上教育模式和體驗,”思博勝·特優生創始人團隊對《留學》記者談到。“線上教育與傳統教育的最大不同點是應該在內容元上,傳統教育有著久遠的發展歷史,已經形成了固有的以課為單位的教育內容與方法,而線上教育除了方法和形式上與傳統教育不同,內容的切分的精度和對癥下藥的準度上,也都有了革命性的變化。”

  但是,許多互聯網教育從業者局限于其他行業的互聯網模式,將其套用到教育領域,打出“不限場地、費用更低、效果更好”的旗號,實際上只是單純的將互聯網當做一種媒介,無論是視頻的錄播、還是在線直播等模式,學生接收到的依然是傳統的學習內容,解決的更多是學生“學習軌跡”的問題,而無法更好的把控學生的“學習行為”,這樣的模式正是大批量的在線教育無法與需求相適配的結癥。“無論線上教育還是線下教育,教育的本質都是為了探尋學員端這個‘使用者’,‘使用者’最終能夠學習到多少知識,多么高效的消化和吸收,最終發生了怎樣的改變,才是檢驗一種教育模式的最終標準。”思博勝·特優生創始人團隊告訴《留學》記者說。

  “教育質量+教育服務”

  在線教育的內容生成之道

  一般來講,為了保證知識“使用者”的學習效率,教育者會從“教育質量”與“教育服務”兩個方面來評估自身的教育過程。黃中陽提到,教育質量與教育服務兩者密不可分,在整個過程中教育質量是為“教”,而教育服務是為“育”。為了綜合提升自身的質量與服務,思博勝·特優生研發了獨特的“OCO”教育模式,并通過各部門的配合,將此模式落地成形。

  “當在線教育暫時難以在產品上形成標準定式時,最好的做法就是大力推行教育內容分科研究制度,我們擁有科學的模式,能夠讓消費者獲得良好的體驗,并能夠使消費者切切實實的在較短時間內提高了成績,這些都是我們解決教學痛點最好的證明。”思博勝·特優生創始人團隊告訴《留學》記者說,“要做成OCO教育模式,至少需要三大部門在線部門、教學部門和職能部門的緊密配合,同時為了保證學生申請留學效率和環節整體性,留學和活動部門也作為特優生的優質項目,加入到整個環節中來,從源頭規劃就開始提供更高效的解決方案并統籌各部門間協作關系。”關于具體內容,《留學》記者通過黃中陽及其創始人團隊對此作了詳細的了解:

  在線部門OCO模式中的“Online”部分,主要職能包括四個方面,首先是產品研發及運營,此職能主要圍繞學生和用戶的需求設計開發針對性的課程產品;另一方面是進行在線配套服務體系設計,此職能為了質量和體驗,設計具有針對性的配套在線服務體系,例如:在線擔當教師服務體系,在線分析師的服務體系;再者是進行在線產品的數據收集和產品迭代:通過市場和用戶的真實使用情況及相應數據/成績變化進行實時分析及反饋,同步做好產品的快速升級迭代。與此同時,在線部門還為其他部門提供在線技術的支持,例如:內部運行系統的設計及開發,其他項目網頁專題的設計及開發等。

  “當前的在線教育主要有這樣幾種模式:視頻錄播課程,在線直播一對一或者一對多課程等,主要以知識或信息傳遞為主,僅偏重學生學習過程中的內容傳遞,依然存在很多尚未解決的問題。”在思博勝·特優生的在線部門負責人劉成龍看來,傳統的在線教育模式,并沒有辦法解決學生學習過程中遇見的諸如講練分離、針對性差、完成度低、學習過程不連貫常見問題。“首要的是講練分離,學生只是單純的通過視頻錄播或者視頻直播形式接受學習內容,但是課后的練習以及針對練習的講解并不存在,學生的學習數據無法進行在線記錄,不能完整的體系學生的學習進步情況并分析學生的問題優化學習方案。其二是針對性問題,所有學生購買視頻課程或者直播課程學到的都是一套標準化的內容,無法針對學生個性化的學習需求,個性化的學習習慣,個性化的薄弱環節做出針對性的安排。除此之外,傳統的在線教育更側重教學內容講解,而不重視學習過程服務。由于在線學習無法解決學生學習過程中的孤獨感,導致傳統在線教育模式學生的完成率很低,影響了學生的學習效果。”劉成龍告訴《留學》記者。

  2016年,特優生更新并推出在線PLUS規劃服務,逐步解決了在線教育的一系列痛點,在知識的傳遞過程中引入分析師、授課老師以及擔當老師,通過線上與線下的配合,使得整體系統更趨完善:每個學生所收到的專門定制的個性化學習方案推動大量“學與分”間數據的收集及系統更新,最終這一切將回歸到內容本質上達成教學更進一步的優化升級。到目前為止,已經有2000學員使用了PLUS學習系統,學生初始購買后的復購率達到了70%以上。“特優生的在線部門未來將成為特優生發展的引擎,希望能夠通過在線教育更優質內容的開發,為整個在線教育市場帶來新鮮空氣。”黃中陽告訴《留學》記者說。

  教學部門OCO模式中的“Offline”部分,是教育的內容產出端。據思博勝·特優生教學部門負責人姚坤介紹,教學部門的前期工作在于教學產品的研發:重新切分各個學科的知識體系,保證每一學科的知識和講解全面有效并形成“講練測評答”的知識閉環,并且配以各個階段的診斷性測試,檢查各個知識模塊的學習有效性。中期工作在于教學產品的生產:錄制視頻、制作在線題庫、添加學術知識點和標簽、制作講義和教材。后期工作在于教學產品的維護和升級:專職教研組根據教學數據的分析和統計,更新授課視頻和題庫內容,優化“診斷”和“治療”方案,同時利用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為進一步提升教學的有效性提供支撐。

  “教學部門的主要職能是建立學習知識體系閉環,打通從‘診斷’到‘治療’的各個環節,”姚坤告訴《留學》記者說。特優生的在線教育突破了傳統線下教育班課的局限,結合“診斷”能夠精準把握每一個學員的學習訴求,提供個性化的“治療”方案。

  在這些局限之中,首當其沖的是傳統線下教育時間的局限。特優生的在線教育結合完整的知識體系(教學理論-教學實踐-教學測試-教學反饋),為每一個學生的每一種問題提供全面優質的“治療”方案,進而讓個性化的問題得以真正的根除。與此同時,在線教育突破了傳統線下教育教師資源的局限,讓更多的人都能平等接受優質的教育資源,降低教育成本,改善教育信息不對稱的局面。值得一提的是,通過特優生的在線教育,傳統線下教育經驗式教學的局限也變得不再是問題。依靠大數據分析及人工智能的運用,讓教學方案變得更加精準,更加有理有據,讓“療效”變得更有保障。“在線教育的核心競爭力依舊是內容,如果僅僅為了商業而舍棄內容的研發,那肯定是得不償失的,也不是在線教育的最佳狀態。”黃中陽告訴《留學》記者說。

  打通“Online”、

  “Offline”需“關鍵人”

  回歸人性或是在線教育終極解決方案

  職能部門OCO模式中的“關鍵人”。“在最初我們設計OCO模式的時候,設定該模式的核心點就是尋找一個關鍵人,”思博勝·特優生創始人團隊告訴《留學》記者說,“學員在線上和線下兩個維度同時學習,但假如學不會了,學不下去了,或者出了問題,應該找誰?針對這一問題,我們設定了擔當老師來進行線上和線下的串聯,這是我們獨創的一個崗位,這個角色完成了OCO模式中的‘Cooperating聯系的任務,給整個教育環節中帶來了‘人’的因素,只有通過它,才能讓學員排除線上與線下兩個維度各自的困惑,將教育形成一個整體。”

  思博勝·特優生的校區負責人趙習告訴《留學》記者說,“在線教育熱潮已久,不過一直未能找到足夠好的解決方案,大大小小的公司、機構、個人都還在摸索當中。在我看來,終極突破不在“在線”,而是在“教育”;或者從本質來說,突破不是‘技術’,而是‘人’。”在線教育的學習者是人,有著很多不可控因素,同時,在線教育中的教育者、技術實現者也都有著很多不可控因素。因此,串聯這些不同節點的“關鍵人”就顯得尤為重要。

  留學和活動部門則在特優生所有業務里扮演了從規劃出發到結果達成這一閉環角色,在留學教育市場上,最終留學是學生成績和活動共同的結果,學生前期所有的準備都是為了最后留學做鋪墊。思博勝·特優生的綜合管理負責人王朝琳嵐告訴《留學》記者說,“現階段市場上大多數解決方案是將各個環節拆散在各個機構中,不同的環節間配合效率低下導致學生顧此失彼甚至影響到最后的結果,為此我們提出要為學生和家長提供“一站式“服務,如同學業任務一樣,我們在最開始就會介入規劃安排每一個環節,并在同一個平臺實現效率最大化,將考培、軟實力提升活動和留學申請有機的結合起來,未來還會加入學生高中日常課程的學習內容,學生在這里不僅可以做到在整體規劃、課程指導、服務跟進、訂制活動各環節上不松散,更因統籌整合及部門間配合協調性從而讓效率和最終收益最大化。當然也會有專門的老師協助孩子一起完成一份屬于他的成長記錄,記錄學生無論學習過程中還是活動上發生的一切,不僅為學生最終的申請提供參考和指導,更是孩子一步步成長最好的證明。”

  “同時原有的‘常春藤國際暑期學校’的基礎課程未來也會通過OCO的模式進行,學生不僅可以在線下參加常春藤教授開授的暑期大學預科內容,更可以在線完成教授課程學習和互動,”王朝琳嵐告訴《留學》記者說。”

  “用匠人精神做教育

  找準互聯網教育新定位”

  雖然思博勝·特優生經過了三年發展,業務已經相對成熟,但仍有很大的進步空間,黃中陽將接下來的一年定位為“苦煉內功”的一年。意圖讓特優生在內容扎實的前提下,再進行商業擴散。“做內容必須要有匠人精神,為此,特優生不停地出版新的優質教材,并在這些優質內容進行深挖切分后放到線上,同時通過專人陪伴學習過程,幫助學員得到更加有效的完成學習任務,但教育行業僅靠匠人精神是很難做大的,要想把好的教學產品快速擴散出去同時達成在線教育并且不影響學習質量,就需要更多思考,更多優質可以適配的內容,以及人的溫度,才能在未來的教育道路上影響更多人”黃中陽告訴《留學》記者說,“互聯網給了教育者更多的機遇和發揮空間,同時也給了我們更多的責任與擔當,用匠人精神做教育,找準互聯網教育新定位。只有抓住互聯網教育行業的真正內核,也就是教育內容,才能在時代發展的浪潮中,擁有更多的發言權。”(李文星,李丹,王大鵬,杜亞娜)

  本文原文刊登于《留學》2017年第11期雜志(總第82期),06月05日出版

在線教育突圍之路仍是“內容為王”

[責任編輯:石佳]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于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系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小老弟影院在线播放_青青草视屏_天天草天天啪2017蕉_欧美av_在线观人色情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